【中国家庭报】机器人教育充满理性与感性

来源:中国家庭报网址:http://www.cfnews.org.cn/plus/view.php?aid=11738

微信图片_20180607172950.png

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说,教育,基本上是孩子成年之前重要的生活之一。而家长为此也会百般付出,不遗余力。近几年,儿童教育与机器人迸发出了火花,各种各样的教育型机器人出现在家长面前。


据智童时刻(厦门)科技有限公司公共关系总监陈晓东表示,机器人的价值重点不在它的硬件,而是功能。


“如果机器人只能在门口迎宾或者在课堂上做简单的播放和表演,那离‘教育’还很远。”陈晓东说,“机器人有两大优势,一是可以取代人类去做机械性、重复的工作,二是处理数据的能力要远远强与人类。减轻了工作压力,人类就可以更多地去做创新工作。机器人在教育领域,就要又能活跃氛围,又能够减轻教师的压力,成为教师的助手。这才是机器人存在的价值,也是行业发展的方向。”


孩子的幼儿园来了机器人老师


家住北京的黄女士孩子今年上幼儿园,她告诉记者,孩子的幼儿园就配备了几台儿童教育机器人,平常上课的时候老师经常使用它作为辅助,孩子回到家经常手舞足蹈地跟自己说当天课上的场景。“机器人的出现,孩子在幼儿园很开心。”黄女士说。


这款教育机器人名为Keeko,专门针对0-6岁学龄前的孩子研发,是该领域中具有代表性的产品。目前已经推出了两款产品,分别是针对幼儿园的keeko小骑兵和针对家庭场景的Keeko小水滴。



据了解,该机器人的出品方智童时刻(厦门)科技有限公司是比较早地聚焦教育领域的AI机器人公司。智童时刻创始人郭长琛告诉记者,与大部分针对这个年龄段的机器人厂商不同的地方在于,早期大家都强调“陪伴”概念,把机器人定位为父母的“替身”。“我们从一开始就强调教育功能,幼儿园、早教机构都是我们重要的用户。”



“我们不希望keeko机器人只是一个玩具,”郭长琛说,“我们希望能够给孩子更有价值的东西,能够对孩子的成长真正起到帮助作用,而不是让机器人变成父母的替代品。我们从一开始就在奔着这个方向努力。”



微信图片_20180607172957.png


弱人工智能阶段,机器人不可能取代家长或老师


虽然机器人的概念这两年十分火爆,但郭长琛说,目前整个行业还处于“弱人工智能”阶段,现在的机器人的“智能”程度还十分有限,从技术层面就无法取代父母的陪伴和老师的引导。“孩子在家里更多的是需要家长的陪伴。”他说,“在幼儿园场景里,应该是老师通过机器人组织孩子进行游戏化的教学,通过游戏去参与。”


2016年6月,该公司第一台机器人——keeko小骑兵正式发布,打出的定位就是“孩子的玩伴、老师的助教”,开始进入国内多所幼儿园。不久,智童时刻推出实物编程功能——“小小编程”,让孩子可以通过刷卡、说话的方式创作一个故事、一段舞蹈,培养发散思维、逻辑思维能力,开发创造力。


这个功能为产品奠定了“教育”的底色,也赢得了一批粉丝。在家庭场景,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的果子一家是keeko机器人的第一批用户。购买机器人时,果子还不到一周岁,才刚开始牙牙学语,她的父母就用编程卡自己编故事给孩子听。几个月后,果子的妈妈很开心地发了一个朋友圈,感谢keeko让果子在潜移默化中学会许多的知识。


这些反馈让郭长琛更坚定了做教育的决心。“机器人可以传递父母的爱,成为父母爱的一个载体、介质,但是不能代替父母。”郭长琛说,父母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,但是机器人可以帮助父母做好这个角色。


AI+幼教,想说爱你不容易  



不过,教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大部分机器人公司的团队都来自IT公司或者硬件公司,缺乏教育基因。智童时刻也有这方面的困扰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智童时刻一方面收购了台湾的一个教育团队负责内容研发,在大陆组建了自己的教研团队,同时与北京师范大学联合成立了教育机器人发展研究中心、与南京师范大学联合成立人工智能与言语智能产学研联合实验室,并承建教育部“蓝火计划”教育机器人研究院,其中“蓝火计划”教育机器人研究院已经筹建多时,近期就将落地。


教育还需要实践。从2017年开始,智童时刻开始系统地寻找实践园所,探索如何让机器人在课堂上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
2018年4月27日,在日本举行的亚洲语言学习论坛发表了一篇来自香港的论文《Foreign language adoption of young learners (3-6 years old) through the robot》,介绍了香港一所幼儿园的老师用keeko机器人辅导非汉语母语的幼儿学习中文的教学实践。论文作者跟踪观察了20名母语非中文的孩子使用机器人学习中文的效果。20个样本并不多,但是非常有代表性:其中有非洲裔1名,菲律宾裔8名,巴基斯坦裔7名,印度裔4名。


这个研究证明,在20个随机选择的孩子中,有15个孩子汉语水平获得有效提升,不仅扩大的词汇量,口语水平也显著提高。这个结果获得老师的认可,老师们认为机器人可以用来帮助幼儿发展语言技能,并且在相关的活动中发挥作用,比如提高孩子的学习兴趣、在潜移默化中练习阅读和发音能力、帮助老师了解孩子的词汇量水平并据此优化后续的教学方案。此外,keeko的易用性也获得老师的认可。


这篇论文从学术角度,认可了keeko机器人帮助老师开展教学、提升教学习水平的功能。而此时,郭长琛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进一步提高机器人的易用性,让老师可以更轻松地在日常的课堂上使用机器人。


微信图片_20180607173006.png


通过AI技术让老师更轻松

郭长琛说,其实机器人并不需要取代老师,机器人的任务就是给老师当好助手。“我们正在开发一个AI幼教服务平台,希望通过AI技术的使用,让老师更轻松地制作AI课程。”郭长琛说,其实制约大部分机器人真正进入课堂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易用性。“如果平时备一节课需要2小时,用机器人的话需要花4小时,那意味着使用成本很高,这对推广十分不利。”想要让机器人真正融入课堂,不仅要表现很智能,还得制作也很智能,让老师们轻轻松松就做出自己想要的课。



他介绍说,这个平台预计在六月中旬就可以发布。“发布以后我们还会继续有针对性地邀请老师使用,同时派专家跟踪使用情况,根据老师们的实际反馈来优化产品体验。”



前两年,从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到国家发布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,机器人掀起了一股热潮。郭长琛认为,现在是海水开始退潮的时候,专注本质显得更加重要。随着时代的进步,机器人进入幼儿园课堂是必然趋势。但只有把老师的体验做好,才能真正在实践中发挥作用。“在课堂上,孩子们是体验者,但真正的用户是老师。老师的用户体验十分重要。”